Monday, June 18, 2012

2012-6-18 八大秀歸來---檢討

八大秀的行程很順利的結束了,本次行程,因為天候因素,個人所承受的衝擊不少,一直到昨日(6/17),玉山國家公園才重新開放玉山主、群峰線,其他路線,包含本次的八通關秀姑巒線,目前仍未開放。

本路線從東埔夜宿(6/7)一直到中央金礦山屋第一晚(6/9),就是一般小縱走健行,惟一的問題,就是觀高到八通關間,以及八通關後的一個小高遶路線。這地方的崩壁是預期的,惟一的擔心(不明)處,在於是否需要大高遶,以及大高遶的路跡訊息似乎不明確,經過此路段,惟一的擔心不再存在,但心頭仍存的疑慮,是回程路況不知如何,這機率本次發生了,在中央金礦山屋期間,小地震發生,大雨來襲,回程的路況確實較為辛苦而困難,八通關後小高遶路線,因雨形成較大水流。在經驗檢討上,前行途中,即應預設回程路況,並視天候狀況,機動調整行程。

離八通關草原約0.5k的沿溪溝小高遶點,去程的緩緩溪流

回程的同一處溪流,水量已經甚大

6/9晚間一直落至6/10的雨勢,研判並不尋常,並非一般的午後雷陣雨型態,懷疑為低壓提前到達(通訊失聯,錯失山下訊息,後述檢討),此一直覺似乎是正確的,因此當下決定不前往秀姑巒山。

一直到6/10白天仍在落的雨勢

有關下雨是否出發登山,並沒有一定準則吧,但因秀姑巒山地處高山,且已經離開日治時期越嶺道路,可以想見其步道型態,箭竹、土坡、碎石、濕滑的樹根、強而冷的風,是可以預見的,加上次日需行20餘公里下山,為避免潮濕不適感,決定不走秀姑巒山,因此這是個案判斷下的決定。本次檢討:對於路況的預先理解(路況本身、攀登高度)均需有基礎理解,才能衡酌自己之狀況,做出是否雨天行山的決定。

通訊聯繫,是本次檢討重點之一,訊號完全佚失,連八通關大山頂都無訊號,是超出預期的,本次設備在大雨後,對講機以及行動電話機已經故障無法使用。即使可以使用,其通訊似乎也是受限的,中央金礦山屋至秀姑巒山,直線距離約莫不到3.5KM,但無線電低頻高功率也未必能順利聯繫,無線電話似乎是惟一的可能方案,但仍應注意電池保存。至於無線電,似乎防水功能必須列為必要考量, IP7或IP57似乎是必要的。至於電話本來就是舊機,倒是影響不大,但似乎應購入較佳防水袋組,一般拉鍊袋因不抗磨損,仍易破損漏水。

衛星電話

防水方面,準備一個高強度塑膠袋放在背包似乎是必要的,輕裝攻頂時可以包覆大背包以防雨,亦可置於背包內當作防水夾層,至於一般PE袋強度似乎還是不夠的。本次袋內羽絨睡袋及乾燥衣物因為均妥善施加防水袋,仍可成功保持乾燥。

雨褲防水層已經部分脫落滲水,雖是知名品牌,但一般內有白色薄膜的產品耐用性似乎仍不理想,薄膜一旦部分剝落,就會滲水;至於多年的GORE-TEX Performance Shell雨衣,效能尚可成功保持。

鞋子的防水是禁得起考驗的,正確的雨衣褲、綁腿順序,仍可確保乾燥,涉溪時,則無法阻絕水流向上溢,一般做法是,應該脫鞋脫襪而過,之後再穿著,但面臨大雨,又是大隊人馬等待通過,此一做法似乎是困難的。


繩索及簡單確保,甚至於安全頭盔(無人攜帶使用),在本次所遭逢路況,似乎能發揮很大作用,但也應該基於正確之操作。繩索的操作,其實不是沒有危險,在回程途中,面臨巨石下落處,繩索應該具備足夠長度固定於固定物,不能由人力固定,才能顧及確保人員的安全。如果能使用個人安全吊帶,應當是更理想的。至於繩索,依據本次經驗,30M仍有可能有未足之處。

至於高山問題,一直來使用高山藥物Acetazolamide預防性服用,但有時出發前也是預防性服用量不足,本次倒是依據嚮導建議隨手拿了去年登雪山時本即準備的氧氣乙瓶,在到達時休息前吸幾口,也使用手邊備便的人蔘片,在2560M的觀高以及2860M的中央金礦山屋似乎完全沒有先前明顯的頭痛等不適問題,特別攜來睡前飲用的馬祖陳高,對於入眠則有些短暫作用,但全程的淺眠狀態,顯然還是有高山的影響。


背負系統:原先使用OSPREY Kestrel 48的系統,其空重約1700,極限值在12.5-15kg間,本次重量,已達13kg(含背包本體),已經接近其極限負重,本款背包,原即定位為Day Adventure短程輕裝健行,回程時逢雨吸水,感覺重心向後偏離,且腰帶支撐似乎已達極限,顯然有必要考慮再換其他產品。

(截自:mountain100以及Osprey)

鍋具:JETBOIL仍可以順利使用,但小瓶瓦斯容量有限,本次使用一次即已經燃燒殆盡,幸全程無需自行烹水。

Ho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