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3, 2016

屋久島繩文杉步道

好像對很多日本遊客來說,屋久島 = 屋久杉 = 繩文杉 (?)

繩文杉真是個傳奇,據說有7200年,但最近的科學鑑定,則發現應為3000年未滿。不過這數字大家不愛,多數指標牌都標了7200年,屋久島人寧願活在文學裡而不是科學裡啊~

這張圖就立在"白谷雲水峽"的門口,7200年。
前一天,宮丿浦岳嚇到不少山友,聽到今天里程更長,很多人自動放棄了。

力勸個人認為沒問題的山友,我的理由是,前面8K都是鐵道,鐵道升降率是有限度的,真正山路只有2.4K,台北大安森林公園一圈已經2.2K了。只可惜我也沒走過,說服力不足。

6:20鐵道口出發

這條森林鐵道是當時的伐木鐵道,基本上沿溪而建。今天天氣出奇的好,陰天,極短時間飄小雨,我和山友都有共同想法,也許有幸遇到的是屋久島最讚的一天。

屋久島的天氣就是這樣,沒誰說得準。神奇異常、精確異常的JMA(日本氣象廳)分時報,都完全失靈。

歲月也不過就這一回事,沒什麼永恆。

一行人在鐵軌上走著,這條步道全程鐵軌中央或是礫石、或是舖有走行木板、或是積水,並不是難走,而是鐵軌距跟每人步幅不同,一整天16KM下來,頭昏眼花,也是考驗。

如果走行在鐵道旁枕木,卻是會濕滑,看到不少打滑場面,應該小心,但走在中央棧道上,則很愜意。事實上,日本人很多都走很快好不好。

小杉谷橋,一端為分支道,一端則為當時伐木工人居住活動的小杉谷集落區域,包括學校等。


在學校前是一個大彎道,可以想像當年伐木動力車輛在鐵道來回穿梭,學生在校上課,也許還能搭上便車前往車站的有趣熱鬧場景。



小杉谷事業所遺蹟,屋久杉可以是如此巨大密實。

這植物也是葉面帶刺

三代杉就在路旁。一代木於1500年前倒伏,二代木則於350年前砍伐,現存則為三代木。足見此林場歷史之悠久。


這是一個濕氣滿點的綠色森林,曾是經濟的工廠,如今也可以是旅人療癒地。




經過木橋八號,已經接近鐵道盡頭。

大株步道是山林起登原點,至繩文杉約2.4公里,沿途巨木驚奇不斷。此處設有大型衛廁,設施完善。





翁杉,推測3000年,曾是單株最大杉木,2010年自然倒壞,目前置於現場。

夫婦杉(夫:3000年;婦:1500年)





至繩文杉環形線,已是11:20。

繩文杉前水源,好像在山下有看到賣繩紋水是不是?喝了好多,甘甜。

繩文杉(推測3000年未滿)

繩文杉是合體木,當地公認最大的屋久杉,但科學推測未滿3000年。位於大株步道的高塚山南面斜坡上,海拔1300M。1966年發現後,曾由九州大學教授推測為7200年,1983年學習院大學另一位教授重行科學鑑識,約是2170-3000年未滿。

初見繩文杉,真想跟他說聲:"元氣飽滿"

是的,綠油油的,周圍的樹葉也發揮了妝點功效,雖然知道是一顆合體木,但仍無損於他壯碩有精神的形象啊~

繩文杉步道建有大型平台,可以從很多角度近看繩文杉,但也不會直接加壓踩在土地或根系上影響呼吸排水,是很細緻的設計。

就在繞完繩文杉後,嗑下近二天第四個飯糰便當,極限了~

回程,依例,獲得許可一人安靜地走,或慢或快,在威爾森株稍微休息,再度進入拍攝,再度想到如果攜有15mm的大眼睛該有多好。

在無人的情況下,才發現原來威爾森株內,還有一間小巧木製的木魂神社啊。


返程的路上,走在鐵軌也是非常難忘的回憶。我不想和誰聊天說話,也沒有什麼"如鐵軌綿延"的緬懷,就是讓身體節奏地動著,其實也是會累、也是會流汗、返潮的汗水接觸皮膚,也是會發冷。但我就是這樣多數靜靜走著。

日本前隊的押隊阿伯問我,要不要超車啊,我作勢揮揮手,也慢了下來,阿伯從口袋掏了一顆糖遞給我,又往前走了。咦,這顆還挺好吃的。




在下午四時前,回抵荒川登山口,等待接駁回程的電車。

晚上又來見愛人,尾之間溫泉。只要有尾之間,疲勞都不見,我自言自語地唸著。

2018-10-25 內洞森林遊樂區

在2015年蘇迪樂風災後,休園迄今,悄悄地,在九月份重新開放了。 左:2009.11.29 右:2018.10.25 下層瀑布 左:2009.11.29 右:2018.10.25 上層瀑布 這亭子已不在,應該是拆除了,此區域均為更新...

Ho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