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February 17, 2014

2014-2-16 大地的怒吼與脈動---大油坑


2014.2.12凌晨,陽明山系大屯山區發生有感地震。想起1694年康熙台北大震(1694.4.24,芮氏規模7),並形成台北湖。

陽明山區地勢其實是逐年隆起之狀態,但陽明山系究竟係邁向死亡之休火山?抑或尚有岩漿庫活動之休火山?相對於地理年代,生命尺度即為有限的科學家們,倒是爭爭吵吵有不同說法。(明明是科學事件,卻看不到太多科學論述、觀測方法、具體數據   -_-)

 
再來看大油坑,感受真正的熱力與脈動,在一連串寒冷潮濕的年節後。今天是初轉晴,濕度稍散,但林間自然還是氤氳水氣瀰漫。下午飽足午飯後的出發,需趕在日落山頭前完成行程,否則就難看了。
 
從上磺溪停車場上去,濕度比想想散去的更快,但杳無人跡(都去看人擠人台北燈會了?)
 
 
魚路古道一路上至平緩區段,中間幾乎不休息,走來還是要力氣的,經小橋及許顏橋,聽水勢轟轟作響,想到連日山上下雨,唉,沒估量跨越小溪的部分,不知是否將為水勢所阻,忐忑啊~
 
 
 
到達大路邊田,好像是秘密記號一般,熟門路的山友就知道入口到了。 水勢果然還不小,不管了,天色逐漸隱沒,沒空猶豫,立即捲褲管涉溪(跳石頭其實很危險啊~~~),水溫適中,鞋底都可以養金魚了。
 
 
再入山徑,想不到因濕度高,原本山徑竟成小水流溢流途徑,加上多年枯草,一步不注意就下陷一兩個腳掌深,真比越溪更難行。
 
終於還是到了,非常喜愛的秘境。有自然、有人文,無可取代的絕佳好地點。
 
 
古早金山八景之一,"磺嘴吼煙",即將能再度親自體驗。 

大地在此嘶吼多年,中有過客在此營生、採硫,郁永河也曾站在這裡。如今已經人去殘留廢屋工具而已。相對於億萬年的大地刻印,這些片段人跡遲早也會腐蝕湮滅。
 
"大地終將回復它原來的容顏啊~"

挑硫古道路跡看似清晰,走來相信也是崎嶇難行。留下一些工具,更能凸顯此地歲月變換的荒蕪景象。
 
一路出去,下山時天色微光,清晨亦或暗時,恍惚間也難分辨哩。想像著大油坑黃色噴氣孔、乳白泛綠硫磺泉,來去花藝村泡泡吧。
 
(裸湯照片如下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Saturday, February 15, 2014

2014-2-3.5 日本京都跑步體驗

古都跑步,肯定不一樣。

那完全不是東京那樣的規模,完善的跑步中心,專門的跑步路線,清楚的里程。但這裡,卻是我一直想來一跑的路線,因為是個小而美的古都。第一次離開京都,就對鴨川留下印象,開始跑步後,就決定一定要在鴨川側跑步,即使可能因此受傷影響二月底東京賽事,我的決定仍是,必須在京都鴨川跑一趟。

就在鴨川跑,就在人行道跑,就在京都皇宮跑。一邊想著京都人所提的"應仁之亂"、涓豆腐、枯山水,就是一種與東京全然不一樣的悠閒氛圍。

鴨川夜跑。京都跑步不若東京風行,鴨川有類似自行車道的設置,但也不比台北河濱平坦寬敞,尤其並無足夠照明,因此夜間在鴨川旁活動的人、約會的人,甚少。天冷。夏天鴨川旁燒烤店納涼席十足熱鬧,現在這季節則是相當冷清。

京都皇居(京都御苑),範圍不大,其外圍人行道並不寬敞,尚與自行車共道,不適合多人跑步,至於京都御苑內部多數為小石子鋪面,跑起來也是練功夫。

但雪的京都,應該是一生難忘經驗。
 
參閱:








Saturday, February 1, 2014

2014-1-31 神秘的蟾蜍

 
台北市南區,台大、景美附近有一座小山頭,山腳下是台北市最繁忙的交通點之一,但此小山卻鮮少人跡。此山為蟾蜍山,山後一個區塊,是台北市公墓所在,目前有一部分區域已經在進行遷移工程,以還山頭原貌;但山的一側,卻一直是翠綠一片,看來均未經開發,僅有一電波發射塔矗立山頭,提醒大家蟾蜍山一直是在這裡。


神秘之一,這山頭下有市定古蹟芳蘭大厝、義芳居,訴說著清代泉州陳家渡海開括的歷史,一說此山頭土地原本多為陳家所有,基於憐憫,願意供給先人身後棲身,始成今日公墓之規模。但也因為這樣的環境,來者不多,如果不是近年台灣大學及台灣科技大學爭地擴建,新建多棟校舍,此地恐怕還是維持相當冷清矮厝、違建、田野景象,這樣的環境,原居民多為弱勢,或真正的"城市邊緣人"(現在一部分看來是租給學生)。


另一神祕,則是空軍作戰司令部。依據網路公開資料,此區域隧道內設有美國洛克希德提供之"強網"系統,"作戰司令部之下是作戰管制中心(CRC),分別位在臺北嵩山、新竹樂山、澎湖馬公、花蓮美崙山,再下一層是管制報告中隊(CRP),如金門太武山、東引、台中外埔、高雄大岡山、屏東大漢山等,在上述雷達的死角,又有報告分隊(RP),如石門、鵝鑾鼻、三貂角、金門尚義、台東志航等地。"(http://www.diic.com.tw/mag/192-1.htm),目前此地仍為重要軍事基地,防衛看得出來有一定等級,是真正的作戰單位,但此與目前遷至大直之空軍司令部處於何關係,尚屬未明。


有趣的,此區域是台美聯防時期,非常重要的台美聯防作戰指揮中心(美國空軍327航空師台北通訊站),而且是屬於高度機密。當時的美軍指揮中心,就應該在蟾蜍山目前空軍作戰司令部所在,而其眷舍、俱樂部等,則遍及今日台大基隆路部分校園。許多早年服役於此之美軍空軍,為緬懷此地之歷史意義,還成立專門網站記述以往台灣駐軍點滴,讀來感人。(http://taipeiairstation.blogspot.tw/)


今日臨時起意一探,一如預期,無路可上山頂,而蜿蜒扭轉山路,多是違建戶錯落,靠近萬盛街一側,多租給學生,環境其實也不很好。以往美軍一路以來所留下之眷村"煥民新村",在歷經前陣子拆除還地與保存爭戰後,今日以相當安靜之姿在那兒等我一人造訪。

萬盛街158號對面曲折小巷入(再過去就不宜大年初一去走了),就是曲折小路上坡,研判前已無路,且有惡犬吠叫,只得退回萬盛街。經146巷對面,見有小路,研判可以走走,一路曲折,今日無打狗棒,心頭戰戰兢兢,曲折蜿蜒。
 
是入人家嗎?其實內有大小參差錯落的各種違建,空間很小,應該都是學生來租吧。

雖似世外桃源,但居住條件其實並不好。應該都是男生居住多吧。

此路到此約五人環抱大榕樹即止。無法再上,但應該距離蟾蜍山上的電塔不會很遠,依據網路資料及Google衛星地圖,附近應該有當時運物資至山頂的運物鐵道。


蟾蜍山又更近了,此為羅斯福路二段119巷62弄附近,想不到山上竟有一小搓台地若此,菜園分布其間,讓人有豁然驚艷的奇幻感覺。
 
 羅斯福路四段119巷,右轉即為62弄,應該就是所謂景美古道(清朝景美過來公館的山坳路),山頂近在咫尺,此方向的蟾蜍山因為坡度(?)、管制(?)並未遭開發破壞。 
 


煥民新村的廣場。

保存團體製做的精美說明,讓人一睹當年此地繁華景像。


煥民新村已有多棟建物人去樓空,徒留空軍作戰司令部公告。


空軍作戰司令部。軍事要塞,戒備仍然相當森嚴。

打"X"是蟾蜍山頂,今日一路沿著此山西南面探勘(黃色螢光筆路線)
 
以下圖片均取自Taipei Air Station
官網:http://taipeiairstation.blogspot.tw/
美國空軍327航空師台北通訊站  wiki
 
 
 
 
 

2018-10-25 內洞森林遊樂區

在2015年蘇迪樂風災後,休園迄今,悄悄地,在九月份重新開放了。 左:2009.11.29 右:2018.10.25 下層瀑布 左:2009.11.29 右:2018.10.25 上層瀑布 這亭子已不在,應該是拆除了,此區域均為更新...

Ho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