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December 17, 2012

2012-12-17 初半馬---2012富邦台北馬拉松 21.0975

是一種信念吧?我是這麼覺得的。

無論是職場、家人、生活環境與氛圍,是距離路跑(Running)很遠的。至於為何路跑?在SEIKO 城市路跑賽 11.6K已經提過了,是為了登山體能的儲備,但更精確來說,在登山之前其實已經斷斷續續,參加過幾次的路跑活動了,最開始的初衷,現在已經不能具體回想起來,但因為登山體能需求,才更積極練習路跑,以防在登山時吃鱉,應該是沒錯的。

而一但從"需求"逐漸轉為"興趣",很多感覺便默默發生奇妙地改變或反應,你不再覺得"絕對不可能",你開始渴望接近而且了解更多,於是網站資訊、各種入門書籍,成了此時最重要的催化劑,在閱讀的過程,開始出現"嗯,就是這麼回事,我也是這麼感覺"的狀態,腳底其實已經蠢蠢欲動,想要開始跑了。

一開始其實是期望,然後是痛苦。全身的肌肉,被這個數十年不曾認識的活動折磨地疲憊不堪,發出各種身體訊號,此時,結合似是而非、粗淺的所謂"醫學知識",告訴你"要受傷了"、"過度了"、"該停止了"。我可能從此將跑鞋束之高閣,從此不再跨步(當然也許還可以偶而跑跑短程路跑),之所以沒有如此,其實是因為路跑並不是我近年所選擇的第一個經常性運動,因為其他戶外活動(登山健行),也會有類似從不熟悉到熟悉的過渡經驗,只是不如跑步的衝擊(尤其是對於身體的直接衝擊)來的大,因而在意志上,或說在認知上,清楚理解到這個過程的必然,因此也變得比較能平心靜氣看待了。

很有趣的,勉強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習慣,這不僅是一種感覺上的,而且是身體上的、具體的存在,疲憊痛苦感不再增加,回復逐漸加快,甚至開始逐漸偶而覺得,是不是應該跑一跑。

對我而言,這逐漸形成的習慣,還有一種意外的收穫,就是取得了一個相對自我的時間與空間,可以專注地想很多事,身體不斷地律動,逐漸失去存在感,伴隨著耳邊音樂的思考,讓心情非常自由,因為那是純粹地、絕對自我地時間與空間。偶而耳機傳來時間、里程、步速的提示,才讓我再度專注於腳步、姿勢與配速。

雖然有所謂的訓練計劃,但也逐漸不再是壓力,只存提示作用而已,隨著日程過去,大致地按步前進,甚至偶然地超越,逐漸克服最重要的信心(恐懼)問題。

賽事報名日已逐漸到來,當報名開始時,訓練計劃里程可能不及一半,因此信心危機其實是很大的,這次活動,服務的公司其實有團體報名活動,但是某方面來說,個性不屬於真正積極的我,卻完全不想搭這樣的大眾專車,在個人選擇報名時,也猶豫許久,最後報名了9K的賽事,理由是,前一個月也許才完成12K的另一場賽事,尤其是一群人一起報名,萬一爆掉,豈不是糗大了?(上面這一段,小學生可以一句"欠缺挑戰的勇氣"了結)

但是,人生的感覺有時候是很奇妙的,本以為9K的安全感,其實伴隨者某種可能的失落感。畢竟大型賽事有限,一但選擇了一個,意味著放棄其他,這種"放棄其他"的遺憾,有二種發展方向,一是逐漸消逝於無形,那自然維持了原來的選項;一是遺憾的感覺逐漸強烈,縱使它挑戰著安全感,但最終你會有一種"一次也好"的吶喊,不想輕易放過。在當下,做當時最不負責的決定,再報一個半馬,屆時再說。於是史無前例的,同時報了9K與21K二場賽事。

其實是非常怯懦的決定,但所幸還好的,是朝著其中僅有的一個選項不斷努力著。

賽事日終究到來,雖然沒有明確說出決定,包括親近的人也不明確知道選擇,但看著逐次的練習紀錄,應該會偏向哪一個答案應該是相當清楚的,當上場前一日,即將別上號碼簿的剎那,就那麼頓了一下,選擇別上了半馬的號碼布,相對於之前的猶豫,其實這個決定是相當清晰的。

賽事展開,一樣擁擠的賽道,這次竟然完全沒有想要超越的衝動,就跟著無法突破的人群,鑽行於台北著名的林蔭大道,很奇妙的,偶而看看人群、專注於耳機音樂,竟又逐漸神遊似地墜入自我的情境,就在虛幻的思考與現實的柏油路面間不斷交錯前行,也許出現了幾個健康美的正妹跑者或是路邊啦啦隊,才讓我稍微專注於"賽事正在進行"這一件事。

雖然路程有稍微的上下起伏,但實際影響沒想像大,除相對少數的美女跑者,偶而經過的Cosplay跑者、汗如雨下的跑者、視障跑者及陪跑員、牽著小狗的跑者,才偶爾引起我專注觀望,但終究只是錯身而過而已,賞景多還是看人多?雖沒正式統計,不過大約一半一半吧。

16K之後,體能雖有下降,但並沒有明顯的不適感,此時見右前方人群移動較緩,直覺是有障礙存在,順著人群靠過去看看,人影中隱現警用閃燈及紅色機車,並有人員引導,快步經過時,發現一男性跑者躺臥於地,衣物被消防員解開部分,正帶著氧氣面罩。但很快的,此景就在腦後了,提醒著,原來半程馬拉松也不是沒有危險性啊,當時意識裡就這麼個感覺。

路程逼近終點,進入基隆路車行地下道,初進入時以為接近終點,雖然逐漸有疲累感襲上來,但還有些接近終點的興奮;但隨著深入此一長地下道,卻逐漸有一種被壓迫,想要爆炸的感覺無息湧現,不舒適感最終已經占據整個感官知覺,直到出隧道口,再遇習習涼風,才逐漸釋然。

終點如預期出現在該出現的地方,心情其實是興奮的,望著大會時計,我知道個人晶片時間與預期不會差太多,是相當開心的,這應該是一場完美的初半馬體驗,而這個經驗,應該不是二小時前遇到的,其實在很早、很早以前,已經開始...

(本文只與朋友分享,拜託在我沒同意前,不要散布、轉貼)

Sunday, December 9, 2012

2012-12-9 正視高山天候(落雨)影響

登山遇雨,很難是"期望",卻是經常不可免的情況,在某些路線,很好奇遇雨機率,問起嚮導,發現長時間落雨固非常見,但長天數行程遇到下雨,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,而且機率還不低。
 
遇雨出團,是另一個大問題。自組隊有較大彈性,但仍免不了先前已經支出成本的可能耗費;如果是商業團體,除非是危及行程,否則也很難以落雨為由當然取消(此又涉及退費機制及約定...)因此實在無法以等閒方式,面對極可能遇到的落雨困境。
 
高山遇雨,如果一出發時下雨也還好處理,最麻煩的,重裝上身,小雨滴落,你實在不知道接下來會雨勢轉大,或只是小雨、陣雨,要不要著雨裝,就是一個不容易的決定,一但錯誤決定不著雨裝,雨勢變大後,即便再著雨衣褲,已經免不了濕氣纏身的困擾;錯誤決定著雨裝,此後雨勢轉小,又勢必承受悶熱的困擾。
 
某些登山外著,例如軟殼衣(soft shell),有部分防撥水效果,藉由運動體熱,甚至可以蒸去少許水分,其實在小陣雨天候,就已經是很好衣著,無須不透氣雨衣。
 
說到透氣,即便Gore-tex公司各種材質,在面臨長時間雨勢下,仍將嚴重妨礙透氣度,致使內側雖不會淋雨,卻也因為汗水返潮而如雨下,這是不能不知道的,因此如何在出發時正確決定穿著,其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登山雨褲,應該注意選擇褲管可以開口款式,在著登山鞋情況下,可以順利穿脫,否則雨中突然需要穿著時,將相當尷尬。
 
這件褲管無法開啟(因為只是樣本,也就是工程版啦),南湖大山行就穿這件,無法順利著鞋穿脫,因此每次出發前我都要拉著嚮導問:"你判斷這一段會不會需要穿雨褲??..."
 
褲管至少要這樣,有些雨褲可以結合綁腿,防止褲管上捲。

有些雨褲是採取這種薄膜,時間到就會磨損脫落,已經完全不能防水了。
 
至於背包,多數登山者都會附帶背包套,但大家也知道,那背包套是只遮一半的(試問,如果你穿雨衣上街,會只穿一半嗎??)但此涉及背包結構問題,很難完全改變,因此遇到較大雨勢時,是很難防止背包濕透的。

 
背包濕透影響多大,數據最清楚,一個空重1.7KG中型背包,在濕透後,重量為2.3KG(如果內物件跟著潮濕,自然更重了),換句話說,增重約35%。請不要小看這個影響,因為很多重裝行程,出發時重量都是在每個人自己認為的(舒適)可承受重量,這多加的部分,當然會增加吃力程度,更何況是又是風又是雨的天候。

 
 
取自原廠:http://www.arcteryx.com/Product.aspx?EN/Mens/Packs/Arrakis-65#
 
防水背包,是一個解決方案,但此類背包普遍來說,重量較重,例如同一容量,重量恰巧約為非防水背包1.35倍,事實上與吸水後的非防水背包,重量約同,就看平時攀登路線,作自己的選擇。
 
另一個要注意的問題,是風寒效應(Windchill),如果假設戶外溫度為6度C,蒲福風級3來計算(這是2012/12/9  雪霸測站大約數值,高山風速較大,溫度更低),風寒效應溫度約在3度以下,甚至0度,更不要說衣物潮濕的影響,尚有體感溫度的問題,要注意潮濕衣物引發失溫、高山症之風險。
 
 
 
 
 
 

Thursday, December 6, 2012

2012-12-6 高山螢火蟲

(示意)
 
都市人難見螢火蟲,已是老生常談,就別提了;在初夏季節,許多人專程往訪螢火蟲發生地,看一下螢光點點,有著親近自然的感受。
 
如果,於真正漆黑一片高海拔山徑徐行,頭燈有限光點之外,一片深沉不見底的黑暗中,突見一閃一閃羸弱光點閃動,啊,是高山螢火蟲,這是截然不同的感動。
 
台灣螢火蟲,確實從低海拔至3000公尺高山都有分布,但身處在高山區域,四周是凜冽寒風,極低溫度,看著少數螢火蟲,為延續生命綻放著螢光,如果知道這是牠生命最後一段旅程,我想妳也會願意暫停腳步,陪牠一段。
 
 
 
 
 
 
觀察地點:南湖大山群峰線,木杆鞍部至雲稜山莊間,海拔約2500公尺。

Tuesday, December 4, 2012

2012-11-29 南湖大山南湖北山

南湖大山、高山圈谷,多麼美的所在,想不到,又是一個煙雨濛濛的登山行,今年的水也未免太多了吧?!繼八大秀後,原嚮導、協作以及山友再度合作,2012年壓軸力作,完全不缺水的南湖大山行,依據很久以前就排好的日程,從11/29開始了~
 
時序入冬後,氣溫是一波波下降,11月起東北季風鋒面,一波波襲來,依據原氣象資料,11/29-11/30天候不穩,周六應逐漸好轉,週日應最好才是,孰料,除首日雨轉多雲,其餘三日,均在時大時小雨勢中度過。
 
首日行程,台北出發,稍延遲,車行順暢,至宜蘭員山小休,隨即赴登山口。傳統思源埡口經710林道路線,因距離長,坡度較緩,但因多年來風災影響,路況不佳,因此我們是從這些年較多人選擇的"勝光"出發,路線較短,可以少走二公里餘,但坡度較陡。
 
車行台七甲線,路況本即不理想,原有施工或新坍處處,車過南山村,依例吃個中藥茶葉蛋,小休一下,上路不久,對面來車告知,36K處有坍方,不論如何,先去看看再說(想起桃山行的經驗,連可能是怎樣都有點想像了~)

被雨水洗過的山景,雖然每次都讓我吃足苦頭,但這樣清麗的綠及白雲,每次都吸引我讚嘆,真是美啊~

坍方處,司機首度試行,太窄,過不去,倒車,下車查看。一邊再度打電話催促告知工務段(獨立山工務段),一邊做備案。仔細查看現場,寬度僅差一些,於是在眾人合作下,試著清除一部分落石,以加大道路寬度。 
 
在眾人努力下,終使車身有驚無險通過了,至少不必週五銷假上班了(否則一定被沒去的朋友們笑死~)

12:08PM  勝光登山口正式出發,此時天氣已轉多雲,不再下雨了~(孰知這是此行最後的好天氣...)

藍天白雲多可愛啊,隨便一個角度都是美景。

林間偶見一叢叢黃紅槭樹,落在地上的黃葉,告訴岳人山上已近冬天了~

從勝光登山口(張良橋)出發,經過菜園、大水池,上山稜線攀高,這一條路線雖比較短,但上升較多,出發點海拔1860,上至稜線時,海拔2200,距離2.3公里,上升約350米,隨後是所謂"防火巷",但因為草木已經叢生,所以道路也不寬闊了,之後接上里程4.8K的林道,一路在緩起伏路線上,總算在2:37PM,到了~~~到了哪裡?到了登山口  >"<
 
原來預計抵達時間是1:00PM,晚了些,小休後,只能續上路了,眼見一路又是上坡,必須從2300,一路再上2700的多加屯山,隨後才能抵達2600的雲稜山莊,看來今天肯定是要摸黑了。


8K,松針鋪地,夏天午後真是睡覺好所在,閉上眼睛都可以聞到被太陽烘暖的松脂香味,可惜天候不佳,地面潮濕,只能續行(下山時,在此地還發生莫明的小插曲)

天色雖晚,但奔騰雲海還是相當地漂亮,何必低頭兼程趕路,無妨抬頭看一下難得美景。
 
接下來,沒照片了~因為很快入夜,摸黑夜行,終於在7:06PM,抵達位於11.6K的雲稜山莊,此山莊無論設施及規模,都算是相當優秀的了。此地海拔2600,高度適中,加上天候尚佳,因此晚間大家似乎都還滿愉快的...
 
殊不知,半夜後,聽到最不想聽到聲音, 滴.滴.答.答..............
 
次日,霧中晨起用餐準備出發,出發時雨勢不大,先下山谷距離約700米,隨後將一路上坡至海拔3000米,直至審馬陣山。
 

  
出發不久,即開始落雨,穿戴雨具續行,上坡極陡,身體耗能甚大,體熱難即時散發,休息時,個位數的溫度讓汗水瞬間結凍,就這樣一冷一熱,使身體處在一種悶到爆的狀態,相當難受,上坡到頂了嗎?真是爬過一坡又一坡,加上跨越倒木、攀繩,相當吃力,直到超過3000米,高山矮箭竹出現,走出森林,才告一段落。
 
 
這狀況,連續三天,好想在眼鏡上裝個雨刷啊...(哭不出來~)不知是否高度影響,此行在超過3000M高度,感覺氣喘吁吁,氧氣非常不足的感覺,直接吸入空氣過於寒涼,透過脖圍雖能改善,卻使眼前霧氣一片,路況都看不清...

經審馬陣山,登頂,海拔3141米,百岳84。這種天氣就別談展望了吧~
 
抵審馬陣山屋小休,發現隊員有狀況(不想說了,這樣還能爬山,沒出事算你命大,算我們運氣好,否則全隊行動都可能將受影響~),稍微休息後,又是...雨中出發了,此後將經斷崖五岩峰,無論風勢雨勢,不能說沒危險,只能小心翼翼前進。
 
五岩峰,是本行程最為驚險路段,從(過)南湖北山叉路口起,至南湖北峰止,距離僅約900M,岩石瘦稜地形,兩側高落差斷崖,尤以東側為最,風口,風勢不穩定,時強時弱,需拉繩,平時走來已經是戰戰兢兢,尤其又是風又是雨,心理壓力其實不小。高海拔,氧氣已經減少,走來更是氣喘吁吁,過五岩峰後,還有一個北峰壓軸,接下來,就是抵達圈谷邊緣了。
 
直下圈谷碎石坡,即可抵達南湖山屋,此時風雨均變大,氣溫低,強大雨勢突然間無聲無息,變成白色一片片落下,沒錯,飄,雖然是間歇幾分鐘,不知是否算得上是南湖本年初雪,但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難忘的回憶。
 
此段下至圈谷山屋的路徑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約550米,但下降約200米,約是60層樓的高度,想到回程要重裝上來,還真是不敢想像啊。
 
越過北峰,踏入南湖圈谷,雖然雲霧繚繞,圈谷山屋時隱時現,但放射狀展開偌大圈谷地形,即使不能一眼望穿雲靄看清全貌,也能感受她的恢弘,南湖圈谷,特殊地質,孕育許多特有生物景觀,雖只能在山屋稍為展望,也多少感受到此地特殊的絕美。

外觀美麗的南湖山屋,其時屋內狀況並不十分良好,有些漏水問題,至使一大部分的床位是無法使用狀態,因天候不佳,到訪此處也僅我們一隊而已,因此空間還算是堪用。只是室內潮濕,並不十分舒適。未攜足夠保暖衣物山友,出現高山癥候,一到山屋就悶頭大睡,毫無食慾,相信一定是非常難過。
 
與嚮導討論,均認為以成員裝備、體能狀況,尤其是天候影響,是否能順登主峰,並非無疑慮(風險),決定設立時間點觀察天候,如不理想,次日將放棄上登主峰及東峰,回程下撤。

次晨,雨勢轉小,但仍偶有飄雨,決定在山屋續留,早餐完畢後,啟程下撤,也許有人覺得非常惋惜,但個人倒是沒有太遺憾的感覺。再望一眼南湖山屋,也許哪個花開燦爛季節,再來拜訪。

室內溼度爆表了~

回程再經圈谷碎石陡上坡、五岩峰,往訪就在近旁的南湖北山(海拔3536,百岳21,據說是蘭陽溪源頭),天候因素,並無展望。此日回雲稜山莊,約在下午二時許,因一路兼程,無太多休息,因此大家體能都消耗甚大,但因次日即將下至登山口,因此大家似乎心情上輕鬆許多,尤其是裝備較不足的諸位山友(是的,不只一位),應該能比較放心了吧。

雖說是回程日,但至多加屯山前,仍有多處上坡,其實也不輕鬆。


松風嶺(8K),因回程聊天太開心了,眾人皆未發現路線走岔,所幸不遠即止,還真是有驚無險。
 
全部行程,約在11:00AM,回至登山口。

連日大雨,顯然部分防水裝備也不堪摧殘浸溼了。

 
車子離開,雨還是間歇不斷落下,山嵐依舊飄渺,草木一樣清麗。朋友 :"聽說很辛苦,沒爬到主峰,真可惜..."這聲音,其實僅是從我耳際如清風溜過而已,酸甜甘苦,存乎我心,沒有甚麼遺憾。不爬了嗎?再說吧...天氣好時再來一次?再說吧...哪有那麼重要呢?我只想多望望眼前美景而已。
 
===

南湖山屋日,山區已測得零度低溫。



南湖山屋日,水氣甚豐,應是飄雪主因。


 
 

2018-10-25 內洞森林遊樂區

在2015年蘇迪樂風災後,休園迄今,悄悄地,在九月份重新開放了。 左:2009.11.29 右:2018.10.25 下層瀑布 左:2009.11.29 右:2018.10.25 上層瀑布 這亭子已不在,應該是拆除了,此區域均為更新...

Ho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