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September 16, 2012

2012-9-15 朝陽國家步道、慶修院、初英鐵馬行

這一個二天一夜花蓮行,是一個以錐麓古道為主軸的輕鬆旅遊組合,規劃許久,好不容易取得有相當限制的名額,並選在秋高氣爽穩定季節成行。
 
孰料,成行前一週,秋颱形成,初有成行日恰好將影響台灣疑慮,依據最近國家公園管理上的一貫作法,只要海上警報發布,不論何處,入園許可立即作廢,不論先前準備多久也是枉然。
 
隨著成行日接近,天氣圖每日均發生些微變化,颱風路徑北偏,影響逐漸消失,惟東北季風風面卻也趁此時南下,使天氣預測更加不易,加以成行日接近,無論宣布成行或取消均成為十分困難,尤其天龍部落成行日前一天大雨傾盆,成員人心因而也忐忑而浮動,更使行程充滿變數。此段期間,相信專業領隊也是時刻關注天候變化,而本次出隊主要決策者,也是每日超過6次拜訪氣象局網站,舉凡目前觀測雲圖、雨量分布、過去24小時狀況,地面天氣圖、一週天氣圖,鄉鎮預報、降雨機率等中央氣象局一手資料,無一不審慎研讀、判斷。
 
如果依據台北實地體驗及觀測,行程肯定取消,因為風雨畢竟相當大,這不僅是心理會受影響,事實上也已經有團體在此情況下做出決定取消出團。但出發前,面對此一情況,個人理性上則以為,天氣預測是"科學"工作,而非"感覺"工作,應該選擇屏除"感覺",相信數據及資料,那就是,北海岸迎風面雖滂沱大雨,但花蓮北部錐麓古道區域卻是雨量甚稀,甚至無雨,因此決定宣布仍依原計劃出發,雖然預測工作不可能是十足把握,但領隊與我的判斷是趨近的,更加強按原計劃出發的信心。
 
此一信心,其實一開始就產生動搖了,因為一出發,面臨雨勢極大,不僅車外下雨,車內也因而漏水、滴水,成員雖多出席,多數是免不了問號以及憂慮,只是說與不說的差別而已。
 
因逢雨,從北宜高速公路往南以及走蘇花道路的車輛顯得比平常稀少,我們一路順利南行,前往首站,東澳冷泉。然在抵東澳前,突遇塞車,位置就在東澳嶺附近,幾乎已可俯瞰粉鳥林漁港,等了一段時間,車陣無移動跡象,只得稍微下車透氣,因不知塞車原因,大家自然把天候及蘇花路況做連結,以為是否因雨坍方而修路、封路,要有相當等待甚至走不成的準備。幸而,一段時間後,車輛緩慢動了起來,原來是前方有大型遊覽車前輪陷入溝中,而導致暫時性動彈不得...

不久,抵東澳,天氣陰雨,雨勢時大時小,沒有人心情不沮喪的,本來想前往東澳冷泉,但一方面天氣不適合,加上路人表示,目前封閉中,因此無人有續行探究的意願,決定直接轉往下一個景點,朝陽國家步道

朝陽步道入口一到,雨勢變得更大,到底要不要走,又有些遲疑氛圍開始瀰漫。領隊:"大家是不是要走?"我(心理OS: 這問題哪能問)答:"莫非現在10:15要直接去午餐?呵~"幽默笑聲中,大家只得雨中成行了~
 
之所以建議續行,是因為知道此步道路程短、路況良好,屬於公園式步道,僅2.2公里。(大安公園一圈約2.0公里)

一路緩上展望台,可以清楚看見舊名為"浪速"的朝陽漁港,今日東北季風強,可以清楚看見長浪襲進港內,海況相當差。此地其實是迎風面,本屬氣候相對不穩定區域,是早已知道的事,因此並沒有太受落雨氣候影響,慢走在林間,享受另一種氣氛,實際上雨勢則似乎受高大樹木屏蔽影響,也小得多。

雨中撐傘漫步,雖稍不便,但因遊人會少很多,個人倒是滿習慣、也挺喜歡的。

雖然落雨,還是可以看見許多有趣生態。(馬陸)

龜山(頂)
 
龜山其實是一個南澳平原的獨立小丘,也是此行步道高點。



2.2公里的路程,成員均慢慢走完,唯一要注意的,是路滑問題。

中午,選擇在南澳享用海鮮,食材新鮮,烹調得當,雖種類無殊,數量不多,但適恰其分,大家都吃得開心,半天以來雖然持續落雨,還是鼓勵大家以輕鬆旅遊心情,享用鮮美海鮮。

用過餐的大家,在車上昏沉小眠,車輛則續馳蘇花,而神奇的事,此時不僅在天氣圖上發生,也在眼前現實突然展開了。車過和平,進入花蓮,耀眼炙熱陽光直射入眼,後來才知道,花蓮一整天都是大太陽或偶飄小雨的夏季天氣,許多人此時重拾旅遊心情,往窗外藍天、大海不斷拍照,似乎想要把再普通不過的艷陽,透過FB,傳達給在北部陰鬱氣候下的朋友知道...
 
此時我也拿出在陰鬱台北早已準備好的太陽眼鏡慢慢戴上。"嘿嘿,花蓮,我又來囉~"
 
首站為慶修院,規模不大,但遊人相當多。我們將作一個小參觀,隨後從此出發,參加初英單車道輕鬆騎。


不動明王,是大日如來的憤怒化身,一直在日本宗教中占有極高地位。

而單車自由行,是一個輕鬆的行程,恰適安頓先前受天氣影響而不安的旅遊心情,並直接柔和地開始接觸花蓮的水與風,這安排只能說太棒囉~

在從慕谷慕魚下來的冰涼水圳泡腳,真是一大享受。

住宿地點 檜木居

運動量不足,五臟廟卻完全沒有被虧待,有連續豐盛的二餐。

清晨的居所

Ho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