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October 30, 2011

2011-10-29 奇萊主北峰---( Day 2)成功山屋---奇萊北峰---奇萊主峰(未達)---成功山屋



4:51AM 很硬的行程,即將出發,今日首先上北峰,再走主峰。

出師不捷,隊友前晚頭痛,出發未久即嘔吐無法進食及進水,沿途走走停停,上稜線前吐了不下五、六次吧,是否高山反應抑或飲食到不潔物,還是二者都有,不得而知,但狀況確實棘手。

毅力可嘉隊友,經諮詢嚮導,在隊友協助下,繼續慢步續向前行。



一路上攀

在展望處眺望陽光照耀的合歡山群峰

續向上,展望漸開,碎石地形漸多。

7:20AM 三叉路口,取左上北峰。


地刷子
Lycopodium complanatum

碎石、攀繩,是此路線的主要寫照。


尼泊爾籟簫,非常有特色之高山花卉。




梅花草

不適隊友繼續奮力前行,我還是一路在後觀察。


逐漸靠近稜線

9:08AM 稜線風光和前路截然不同,是典型高山箭竹大片草坡。此時已和表定時程大幅延後,將不適隊友託付嚮導,快速前往北峰,先行隊伍已經上峰頂一段時間了。

太平洋方向雲海壯闊翻騰
第一眼看見北峰險峻山勢,不枉"十峻"以及"一奇"之名。近看其山壁,對於百岳經驗尚不足的我,不禁冷汗直冒。

9:41AM 一路攀岩而上,有些地方有曝露感,對於欠缺攀岩經驗登山客,挑戰不小。神情專注於窄小踏點,連拍照狂的我都不敢隨便放手拍照,一直想著,萬一拉繩磨斷、萬一突起狂風、萬一氣候驟變...不敢想像



10:11AM登頂奇萊北峰,標記3605米,實測3607米。北峰相較於主峰,不僅高度較高,難度也較高,甚至據說北峰景也比主峰好,這對於後來實證只能上北峰的我們,也就減少遺憾了,至於為何北峰反而高,網路上說法也很模糊,待查考再記。

山難紀念碑,事件發生於1994年

北峰設有一等三角點,主峰則為三等點。


北峰的下行,真是一點也不比上行輕鬆。

續往奇萊山屋以及主峰方向前進

此時僅餘我等一隊在行走,天氣雖晴朗,但依據我的經驗對此情況仍有不安,決定先走一段再看看,不僅隊員腳部發生不適,我也感到右大腿肌肉似乎有即將抽筋之反應,除儘速安撫、壓迫處理,仍然續往奇萊山屋及主峰方向。

左方即為奇萊稜線山屋,床位少,缺水,雖有廁所,但因缺水,也不可能狀況太好。
12:38PM 到下處地圖打叉處,無線電呼叫嚮導說明目前位置,考量全隊狀況,嚮導建議立即折返,避免摸黑及體力透支危險,在此處折返。

對於此次折返決定,可想像部分隊員感到遺憾,尤其是參團二位成員行前大量訓練,可能更感可惜,但考量本團行程從上至稜線已經開始延誤,其後時程無法追趕,此與隊員體能已耗相當不無關係,尤其此地溫差變化大,天候可能異常,摸黑風險大,因此折返應該是適當選擇。嗣後看他隊夜間折返、體力疲累等狀況,折返應該是適當的。從登山社團角度,從實證可以瞭解我們不會是一個僅追求山頭,不下撤退決定之隊伍,此對於長久經營,對於參團者及家屬,應是更信賴的保障,我們的隊伍,也有登頂未竟的時候,我們也僅只是一步一腳印的平凡岳人而已。至於未能登頂原因,則應該繼續分析,謀更精進的登山路線規劃,以及意外狀況排除對策、腹案,以確保日後行程之圓滿。

回程路上,展望北峰,一片烏雲已使北峰成為黑色,再回望主峰,瞬間則已入雲霧之中,在此地即可以理解大自然力量之大,不能小看。


回程走乾溪溝路線,坡度經常維持在60度以上,且為碎石坡,走來困難度不小,須聚精會神。

只要輔助繩夠穩固(前提),無雨時下行雖然難免滑幾步,但不至於太難走。


前提是必須習於操作繩索及尋找適合的踏點。



途經知名度頗高成功一號堡


4:07PM回到山屋,在水源處取水,以 SteriPEN消毒後飲用,以解無水之苦。

他隊隊員遲至夜間始歸,且在山屋旁不慎跌倒傷及肘部,由附近突然出現的部隊協助初步檢視及固定,引起一陣騷動。

Hot...